野生长江刀鱼今年或是“最后一捕” 价格如火箭每斤涨至2500

&nbsp&nbsp&nbsp&nbsp又到一年刀鱼季,与往年不同,今年很有可能是捕捞刀鱼的最后一年。值得关注的是,农业部今年还下了一道“紧箍咒”——将禁渔期提前一个月,长江生态资源保护被提升到一个新高度。

  从以前的“限捕”到目前“禁捕”的呼声,刀鱼资源由于濒临灭绝,一直备受关注。近年来,长江刀鱼经历了哪些“风光”与“忧伤”?

  刀鱼捕捞特许证或将成为绝版

  从市渔政部门获悉,今年,上海段的刀鱼捕捞期为3月1日至4月20日。共计51天。在开捕期间,所有刀鱼捕捞渔船必须持证捕捞,网具严格限定为网目4厘米以上单层刺网。今年是长江禁渔期调整的第一年,调整后的禁渔期为3月1日0点至6月30日24点,为期4个月,相比往年多了1个月,也提前一个月。

  据上海市渔政部门介绍,禁渔期间,除持有刀鱼特许捕捞证可入江捕捞刀鱼,其余任何捕捞行为都属违法行为。而提前的这一个月,正是长江刀鱼大量洄游的时候。

  不仅如此,由于鱼虾产卵跟水温有很大关系,禁渔期的提前和延长,有利于保护更多种类的鱼虾产卵。

  “长江三鲜”中的刀鱼近年来愈加珍稀,原生鲥鱼在市场上难见踪迹。为保护长江水生生物多样性,维护沿江生态系统,近日,农业部渔业渔政管理局发文对《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名录》(以下简称《名录》)中关于水生野生动物部分的调整方案公开征求意见,刀鱼、鲥鱼都被列入名录中。“目前还没收到农业部的相关通知”,如果调整方案在2016年获得通过,以后再吃长江刀鱼就是违法了,今年就可能是刀鱼允许捕捞的最后一年,刀鱼捕捞特许证将成为绝版。

  捕捞:刀鱼渔业资源锐减,洄游长江时间明显推迟

  刀鱼是长江口重要经济鱼类之一,长江刀鱼生产从上世纪50年代末到70年代初,产量一直处于上升状态。1973年的产量为4141.2吨,其中,江苏为3750吨,上海为391.2吨。此后,除个别年份外,产量总体呈下降态势,2003年长江口区域仅捕获25吨,到2006年已几乎捕不到刀鱼。2010年,刀鱼资源出现一定的回升。到2011年,刀鱼资源锐减,在特许捕捞期内,长江苏州段单船产量平均每天不到2条,刀鱼的价格越来越高,最高卖到每斤6000元,刀鱼资源濒临灭绝。苏州市渔政监督支队统计显示,2015年,全市捕捞刀鱼产量8021斤,产值846.56万元,平均价格1055元/斤。

  >>>长江刀鱼登场&nbsp价格如火箭每斤涨至2500

  在长江刀鱼要不要禁捕的舆论中,今年在长江口捕捉的刀鱼在宝山菜市场陆续亮相。令人感到惊讶的是,上市一周来,零售价格出现乘电梯,今天3两左右的大刀鱼从原来的每斤1200元涨到2500元,而2两左右的中刀鱼也从每斤600元涨到1500元左右。不过,不到1两的小刀鱼变化不大,卖10到15元一条,吸引了喜欢尝新的市民。

  市民杨先生来到宝山一家菜市场,发现水产摊位上摆出了各种规格的新鲜刀鱼。一问价,一两左右的小刀鱼价格还比较能接受,便出45元钱买下3条。他说刀鱼可能实施禁捕,能吃刀鱼的日子屈指可数,现在买小刀鱼一家三口尝尝鲜蛮好。不过,记者发现买刀鱼的实属凤毛麟角,大多数市民只是看看而已。60年代曾经当过渔民的周老伯一问价不禁摇摇头,他说当年渔业没有捕捉刀鱼专项,人们也不把它当回事,捕到半斤左右的刀鱼才留下,一两二两的都扔掉。没想到风水轮流转,眼下刀鱼成了贵族鱼,他这个拿3000多元退休工资的老渔民也吃不起刀鱼了。

  说起今年大刀鱼为何突然猛涨,摊主不以为然。他说去年也出现乘电梯行情,不过比今年稍微晚一些。主要原因是,时下捕捞到的大多数是小刀鱼,而2两3两以上的大刀鱼则比较少见,刚上市时价格还维持去年水平,但最近不少饭店摆起了刀鱼宴,“吃货”增加,给大刀鱼有了表现机会。不过,摊主提醒,现在这个季节浙江渔民正在捕捞海刀,即沿海的刀鱼,没有淡化的刀鱼品质要差很多,前一阵大刀鱼一般在三四百元一斤,现在也涨了两三百元。

  >>>长江刀鱼日渐稀少百姓难尝鲜&nbsp刀鱼面技艺渐失传

  又到了品尝刀鱼的最佳时节。不过,由于长江刀鱼日渐稀少,普通老百姓很难尝鲜,但来一碗刀鱼面还是可以的。记者在老字号“老半斋”看到,一批老食客已经如期赴约,就是专门来品尝季节限定的刀鱼面。来听上海电视台的报道

  有着一百多年历史的老半斋,镇店之宝便是刀鱼面。每年清明前,从南通、靖江、江阴一带采购来的刀鱼,都会引来了不少老食客。(顾客:这个汤比较稠味道非常好&nbsp一点腥味也没有&nbsp它(用的)刀鱼还是比较正宗的)

  老半斋副总经理&nbsp张永华:老客户很多&nbsp一天要卖掉300碗以上。接下来还会更多&nbsp一般清明前是高峰

  大厨罗师傅,做刀鱼面三十多年了。先把刀鱼炒成鱼松,放到汤锅里,再加上各种汤底,文火细炖,直到熬出浓稠的刀鱼汁。不加一点味精,全凭食材吊出鲜味。罗师傅说,熬制刀鱼汤汁工艺繁杂,这份老派的细致和考究,新来的学徒已经不愿意学了。现在烧刀鱼面这个技艺传下来就剩下我了,很多学徒都走掉了上海人做这个行业越来越少了。罗师傅的话不由得让人生出一丝惆怅,希望刀鱼面的美味,未来不要只落在回忆里。